• Feb 21, 2015

    得失心

      春节假期已过一半,对我来说,离放假的日子又近了一些。

      脱离了所有社交网络三天,虽然没有尝试真正意义上的断网断现代化的通讯,但也许久没有好好的关心下现实中的一些更细微的东西。比如今天下的这场雪,比如我站在白茫茫的倒下的玉米田中未抽完的那支万宝路。

      从初二开始,印象中每一年都会来一场这样的大雪吧。风大,雪大,温度高,落地即化。却又在昼夜温差如此之大的二月,会结上冰。这种恶劣的天气在野外就是活脱的人间炼狱。老式江铃皮卡的后驱在一尺多厚的雪道中毫无作用,发动机引擎的衰老,雪地胎的破损,成为了正月里我们这一组人在前线工作的重大隐患。老师傅的刚猛的脚力夹杂着骂喊声一下下的踩在油门踏板上,我和另一个同事在没膝盖的雪地中艰难推着车的后槽。

      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二次抢救陷到地里的车。

      说实在的,现在似乎连抱怨的心态都不曾有过。回想一年前的自己是如何的躁动,如何的愤怒。可现在似乎连多说一句废话都不愿意。感觉累了吗?其实心里那个声音还在呼唤着,依然那么愤青,依然那么看不惯,依然讨厌一切。可能随着年龄的长大,对一些事物持有沉默的表现了,但内心无比的清楚自己的态度是如何。所谓不忘初心,我深以为然。只不过当下想要极力达到一种没有得失之心的状态。

      所谓自由,真正的自由应该是风清雨淡,不问波澜。心自由了,目及所见,你的片子就做到真正自由了。那个时候,回报或许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努力着。

      去年三月,阴雨天的外滩。

  • Feb 15, 2015

    第十九个情人节

      取这个标题,是因为昨天和我爸聊天,说我印象中开始有情人节这个词语,是九六年我叔叔给婶婶买了支玫瑰花,叔叔还拿当年的傻瓜胶片机给我拍了张拿着花的照片。  那是第一次对情人节的记忆。

      后来,上学时,每个情人节似乎都带有隐晦的暧昧而又蠢蠢欲动的气氛。那是趋于老师和家长的威慑下,那是个地下恋情盛行的时代,那是个不问家庭不问出身的爱情的时代。

      我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情人节,要从2012年开始,到今天,一共四个情人节,支离破碎的记忆,模糊的未来与避而不及回忆的远方。我是个每逢这种浪漫的、悲伤的、荷尔蒙分泌过剩的节日就会矫情的人。和她一起过了两个真正的情人节,可在我打下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只对2012年第一个记忆犹新,2013年我们在干嘛我全都忘记了。14年是在吵架中度过的,那天记得特深刻,那天下着大雪,那天是正月十五。。。。  今年,2015年,我们分手了。  我是在朋友们扎堆儿蛋逼傻笑中醉生梦死过来的。 一觉醒来,我的世界又重归了安静。

      小孟去找了大黄一起享受二人世界,我本来准备一个人抽烟压马路把这个日子糊弄过去就算了。可前几天岩哥给我打电话说店里有活动,我去玩儿的话就拍些照片。 就这样,我还是没能逃脱喧闹的气氛,在人群中也笑成了傻逼的一个晚上。

  •   小年夜,自己一个人在单位租的房子里做了一锅香菇鸡肉粥。无聊之作,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温暖了连续几天被饭店的地沟油摧残的肠胃。

      晚餐少食,近一年来奉行的准则。力求客观因素影响的锻炼时间的减少,通过规律的饮食来保持体重。我不会再过几年有发福的迹象,我也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有天看了篇关于中国当代的富人仍没有达到西方上流社会的档次的文章。大体就是说思想上和世界格局上仍处于未开发的农民状态,暴发户,小农意识,小市民。。。。。 我想这些东西也需要被大家所接受的时间,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可能转变的元素就太多了。就拿从自己做起来说,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让自己中年不谢顶,壮年不发胖就已经是成功的前提。

      只是这些从主观上影响大方向的细节很少有人在意与重视罢了。至少我身边的人,我所在的城市是这个样子,一如既往的畸形。

      回头想想,从开始研究摄影到拿起相机拍的第一张片子,2010年,到现在2015。我每一年都在经历这一些或大或小的事件。这些事件无不影响着我心中世界的格局和对摄影的理解。

      我仍忘不了四年前第一次看到老苏用Leica m7在加德满都拍的那充满对被摄者人性关怀的那组片子时的震撼。永远忘不了老苏为GQ拍的苏联解体20周年专访的肖像。每一条光线每一个构图都精准的打在主角儿的菱角上。那是大师对大师的惺惺相惜,那是艺术家与革命者气场的交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阅历与智慧才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

      风光与小文艺拍多了成不了真正的人,回到本初,父母与孩子离别会有伤感,恋人间的接吻会有愉悦。欲望的实质是追求愉悦,却又是一切痛苦的根源。这些,在荒木经惟的片子中可见一斑。真正的摄影师是那些永远与名利场若即若离。因为欲望打乱了身心,就无法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描述这电光石火的片段。而这个世界却又是无数个片段连接而成,平日里生活琐碎的我们却无暇关注从身边溜走的美好与感动。这也是我去年坐在三月刚开化的田地间,看着即将与地平线交汇的夕阳,听着惘闻的《龙西》所延伸到的思考。所以工作室取名拾柒,谐音拾昔,拾起往昔无法遗漏的时光。

      在北京的时候,五道营,school。年轻帮的据点。 我在看刘飞的人体蜈蚣时,看到了在门口静静的喝啤酒的边远。他是我曾经的偶像,不,现在也是。一个充满话题并且透满了七十年代浪漫主义的诗人。他已经不单单是乐队主唱这么简单的身份。我朝他走过去,他似乎会意了,看了看我,对我笑了。我说边老师我为您拍张照吧。边远害羞的撩开了长长的刘海。对这就是我对边远的印象,《颓废的东方》和《北京浪花》里面的边远。花衬衫不修边幅五官不正的边远。我说甭这么僵着,你可以喝口酒。于是借着school昏暗的灯光,这张肖像就出来了。快速的肖像。我也拍出了我心中所认识的边远。

     

      吴维,生命之饼的主唱,武汉朋克,成军十七年。我为他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他在接受法国的电台采访。流利的英文夹杂着武汉口音的普通话。一个对国家热爱到根深蒂固的人才会写出有所谓煽动性的作品吧。他只是希望国家能变得更牛逼一些,我们的生活能更幸福些,更敢于真实地面对世界,面对自己。国人的虚伪已经和好多方面环环相扣,密不可分了。中国朋克们永远都要面对的比欧洲的,日本的,美国的要多一些。

  •   近半年好忙,忙得天昏地暗,忙得魂飞魄散。偶尔信心满满,偶尔心有余悸。

      这里面促使心情大起大落的原因就一个,那就是不自信,或者准确些说,没有足够的能力说服自己,让自己信任自己。我总是相信循环说,我十分的渴望自己步入的是良性循环。但万事都有个共同点,做烂很容易,做好却难。有时候懒,一天拖一天,明明可以低成本高效率的完成工作,却一拖再拖,浪费掉所有的灵感和动力,最后变成不想触摸的一滩烂事儿。

      上个月和王未在三里屯约了一面,这几年的变化很大。认识他的第一年他就从数码转成拍胶片。一拍就是五年。从想法和态度上都很值得让人欣赏。这个九一年出生的新锐时尚摄影师。我们依然像当年一样聊得来。这几年我也是眼看着他从默默无闻,到现在的lofter热门用户。不断的被杂志约稿和采访。表面的上升趋势并没有影响到它是一个安静的人。就像他笑着说我,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噪。他已经完全从当年的前卫摇滚过渡到今天的电子乐。那些碰撞的电路仿佛他那出人意表的构图。我得向他学习,打破思维常规的格局,做到身心自由。

      最近接了个活儿,拍摄年画,并且制作简短的套餐连图,方便零售。这次的一些磕磕绊绊足够我去慢慢琢磨的了。首先还是态度问题,小孟也许是对的,我太情绪化了,本身就不认为这东西够牛逼够酷,所以在拍摄和后期排版制作的时候没有认真的精雕细刻。或者是我本身对这类东西缺乏足够的见解,只能依样画葫芦,做不到符合自己风格的高大上,整体是一个朦朦胧胧的感觉。期间客户一遍遍催单,一遍遍说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个看似简单的东西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却不是我想的那样。从那时起我就跟自己说,以后千万谨慎吧,别把一切想得太好,也别把自己想得太坏。以后每一项事情都要条理清晰,都要谨慎为之。包括提上日程的线下活动,每一步细节我一定要考虑周全。所谓努力,所谓改正,那就从现在开始做起吧。毕竟,今年对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一年么。甩掉包袱,勇敢的面对真实的自己,让自己因为自己心里的人而变的更好。不要让所有人失望。

      一个成熟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成熟的摄影师,应该对待所有轮到你拍摄的题材都付出百分百的真心。永远保持热爱,并不只是你所感兴趣的那几个点。 这个本命年,把缺点改掉。附上人体蜈蚣乐队1月4日在school,为生命之饼暖场。

  • Aug 30, 2014

    只是小小的懈怠

       这天,发生了很多突发事件。原本规规律律的工作章程被打破。工作态度一如既往的下降。

       不为别的,就冲着单位,这制度,没法儿干。

       大晚上像往常一样看作品,分析作品,对比自己的最近所拍的东西。还是差了好多。构图的工整性,状态的投入性。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容易融入到一个可圈可点的状态之中。这种变化也是缓慢的。尤其在每次拍片子初期的时候,这种状况尤为明显。基本上整个拍摄时间的前三分之一我都在寻找状态。直到某一时刻灵感突现或是场景变换,让我找到了新的想法和趣味。可这些对于一个条条框框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来说,明显是个不好的现象。这会让我变得疲劳。而浪费时间。从而没有了该有的动力和想法去继续进行。

       看过卜马老师的一篇微博,说到分析作品要看作品的所有细节。包括情绪,厚度,照片的整个动势。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卜马老师作品的原因。时刻注意着这些元素,在拥有预判的前提下准确地捕捉。

        上周沈哥两口子积极的配合,我和小孟也算是第一次到真正的大野外去拍prewedding。燥热的天气,困乏的情绪,自认为前期预想了很多的画面应该很轻松地实现。实际上还是细节考虑的太少。比如光影的流动,情绪的发散,构图的工整以及打破常规的开放。经常为了一个勾勒已久的画面而兴奋的舍弃了构图,沟通不准确导致了情绪拿捏的不够极致。。。。。。。我总是希望每次拍摄都有一个成长。

        每次拍摄之后都应做一次总结,列出最满意的五张照片和最不满意的五张照片。用往复的方式加强对片子的要求。我想今年的后半年仍然是收获颇丰的半年。

       淘宝上拍的铁艺灯到了,安装上之后很是喜欢。小物件的更替,也能带来好的心情吧。希望明早一觉醒来,又是崭新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