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5, 2013

    梅艳芳菲 - [live]

       并不是想起了这部片子,而是想到了他的谐音。梅雁芳飞。

       最近一段时间朋友们各种分享和刷屏Metallica和史密斯飞船的巡演,还有Summer Sonic ShangHai。

       对于我们中国的摇滚乐迷来说,这个夏天,凝结了无数人的激情的圆梦之夏。从5月的slash来华,到metallica上海巡演,到korn压轴summer sonic shanghai。再到史密斯飞船巡演。可以说奔驰和吉他中国无疑对这些殿堂级的乐队乐手真人,来到文化尚未彻底与国际接轨的中国,产生了不可小觑的功劳。我们喜欢摇滚乐,从beyond那个时代过渡到AC/DC,涅槃,齐柏林飞船,性手枪,雷蒙斯,蝎子,毒药,LAguns,REM。。。。这些国际化的乐队上。。

       可是那个时候,我在盲目的听着这些世界大牌的时候,没有人告诉我,属于我的真正的方向应该是什么。或者说,我并没有意识到摇滚乐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是2010年的冬天,我自身的原因,在那个冬天发生了很多事。对一些事情的意兴阑珊使我开始无目的的听着电台。偶然一次,听到了反光镜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那个时候,朋克这个东西就想潘多拉的魔盒一样在我的身体里悄悄的打开到一发不可收拾。曾经和朋友讨论过,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孔孟之道还是很严重的,我们不可能一瞬间就接受噪的东西。都应该是从旋律开始的过程。所以一时间我的电脑里和CD架子上出现了一大批new school punk。现在回头看看,那会儿听得好多乐队还真和流行音乐差不多。要不是因为他们活跃在地下圈子里,暗地里干点儿飞叶子草果子的事儿,我还真以为他们是流行音乐呢。因为有时感觉这些东西太口水化了。green day、simple plan。这些乐队离我们太遥远,或许他们成为了顶级的世界级的朋克乐队,但我仍觉得在我的身体里这些东西并不是我想要的。

       慢慢的,参加工作了,在油田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几十年如一日的企业文化和部分人陶醉在自我意淫的良好环境下。每天在班车上的时光恰恰是最快乐的。骨子里带有的不妥协似乎在为我的一些品质进行猝火。那时候突然意识到朋克这样的精神、不,不应当是精神,应该是我的本来面目,就应该是个朋克。我的品质和我的思想一定要我成为一个朋克。之前所有的迷茫与困惑似乎已烟消云散,这个时候便怀着满腔的敬意在瞻仰着Johnny Rotten。他那个时代,那样的际遇,那样的信念,他们开创了一个伟大的事业。

       周六的一场演出,可能是我认识这帮朋友以来,看得最爽,拍的最爽的一次演出了吧。不知道下次演出还是不是这哥儿几个。 不过我应该坚信,我们,都不会放弃摇滚乐,更不会放弃自己。所以,更应该从容面对。

       这个夏天,也是个小小的分割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