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半年好忙,忙得天昏地暗,忙得魂飞魄散。偶尔信心满满,偶尔心有余悸。

      这里面促使心情大起大落的原因就一个,那就是不自信,或者准确些说,没有足够的能力说服自己,让自己信任自己。我总是相信循环说,我十分的渴望自己步入的是良性循环。但万事都有个共同点,做烂很容易,做好却难。有时候懒,一天拖一天,明明可以低成本高效率的完成工作,却一拖再拖,浪费掉所有的灵感和动力,最后变成不想触摸的一滩烂事儿。

      上个月和王未在三里屯约了一面,这几年的变化很大。认识他的第一年他就从数码转成拍胶片。一拍就是五年。从想法和态度上都很值得让人欣赏。这个九一年出生的新锐时尚摄影师。我们依然像当年一样聊得来。这几年我也是眼看着他从默默无闻,到现在的lofter热门用户。不断的被杂志约稿和采访。表面的上升趋势并没有影响到它是一个安静的人。就像他笑着说我,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噪。他已经完全从当年的前卫摇滚过渡到今天的电子乐。那些碰撞的电路仿佛他那出人意表的构图。我得向他学习,打破思维常规的格局,做到身心自由。

      最近接了个活儿,拍摄年画,并且制作简短的套餐连图,方便零售。这次的一些磕磕绊绊足够我去慢慢琢磨的了。首先还是态度问题,小孟也许是对的,我太情绪化了,本身就不认为这东西够牛逼够酷,所以在拍摄和后期排版制作的时候没有认真的精雕细刻。或者是我本身对这类东西缺乏足够的见解,只能依样画葫芦,做不到符合自己风格的高大上,整体是一个朦朦胧胧的感觉。期间客户一遍遍催单,一遍遍说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个看似简单的东西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却不是我想的那样。从那时起我就跟自己说,以后千万谨慎吧,别把一切想得太好,也别把自己想得太坏。以后每一项事情都要条理清晰,都要谨慎为之。包括提上日程的线下活动,每一步细节我一定要考虑周全。所谓努力,所谓改正,那就从现在开始做起吧。毕竟,今年对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一年么。甩掉包袱,勇敢的面对真实的自己,让自己因为自己心里的人而变的更好。不要让所有人失望。

      一个成熟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成熟的摄影师,应该对待所有轮到你拍摄的题材都付出百分百的真心。永远保持热爱,并不只是你所感兴趣的那几个点。 这个本命年,把缺点改掉。附上人体蜈蚣乐队1月4日在school,为生命之饼暖场。

  • Jul 2, 2013

    雨夜 - [生活]

       一连下了一个礼拜的雨,自从今年开始实习后,我就异常的喜欢下雨。

       空气清新不说,起码不会燥热的让你浑身上下透着被烤炙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在单位可以歇上一整天,不用干活儿。

       晚上给海峰打了个电话,大概问了问他弟弟结婚请的婚礼摄影师的事儿。说着说着海峰就提到了想要辞职。或许是因为弟弟要结婚了,自己却没有着落。回想以前谈过的几场恋爱,还有现在的生活状态。顿时感到无趣与不甘。我们都不想活在体制内。我自己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在体制内寻求安身立命,丰富自我生活的途径。所以我选择拍婚礼,我选择做婚礼摄影师。我喜欢这个行业,我喜欢拍片子,我更喜欢用我的爱好来换取报酬,来支撑我其他喜欢的东西。而海峰不同,海峰是天生的朋克,上班十年,乐队玩儿了十年。花臂,改琴,买房买车。按照一定的标准来讲,虽事业上没有进展,但也衣食无忧,有房有车。生活的状态也算如意。不过在体制内的生活枯燥乏味。容易磨灭自己的想法和理想。我也时常担心这一点。即便我再怎么热爱生活。

        比方现在,每天下班,往床上一倒,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愿意想。累了。从心里面感觉累与迷茫。我没有那个勇气去辞掉现在的工作。我有太多放不下。但我也明白,这份工作除了五险一金饿不死的工资外,非但对我没有帮助,反而限制了我。在北京的时候小吉对我说,我要是想有更大的进步,一定要走出去,一定不要被束缚。现在的我,片子拍多了会感到无力。----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想法,不愿意拍俗套。处境相当之尴尬。也许我的阅历不够,也许我的经验还不足。我更希望有些系统式的东西使我更扎实的面对每一次不同场景的拍摄。也曾陷入过后期的迷茫中。 这些,现在我依然没有走出来。

       听着窗外的雨声,刚刚泡了一杯桂圆水,据说感到疲倦了就泡一杯桂圆水。妈妈也经常跟我说现在要学着养生,不要等到像我爸那个年龄身体出了状况才后悔。我虽不耐烦,但也心里极力反对着重蹈我爸爸那样的生活轨迹。那样太无趣了。人这辈子活着,假如活着的方式你不喜欢,到了四十岁你扔不喜欢,或者到了那个年龄后悔没有去争取一些东西的时候,那样的前半生,在我看来一定是失败的。我的爸爸年轻时候酗酒,对小时候的我和我妈妈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有时候我就想,我和爸爸的隔膜在小的时候已经有了很深的程度。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现在。我怕他。而我又何尝不知道他对我的爱有多么的深。所以我有太多的放不下,不敢像别人那样勇于走出这个城市。

       海峰终于开始筹划半年后辞职。他想去北京学习西餐,然后到一个山清水秀的二线城市开自己的店,继续玩儿自己喜欢的音乐。这是他想要的生活。甭管混的好与不好,只要有自己的努力的方向,只要自己喜欢,那,才叫生活。